回到顶部
创建时间:2022-12-25当前位置: 首页 >> 成果转化 >> 低碳企业

中国100家企业低碳转型与高质量发展报告

  昨日报告提出,要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自然的和谐共生,并给出四条行动路线。一是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二是深入推进环境污染防治,三是提升生态系统多样性、稳定性、持续性,四是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

  可以说,碳达峰碳中和与环境整治、应对气候变化紧密相连,是中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之一,也是建设社会主义富强、、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强国的关键。不管是看不见的“绿色低碳”,还是隐形的“可持续、循环发展”,归根结底是全社会的一场重大变革,需要政府顶层设计、企业践行引导、居民落实推广。目前,企业是行业碳达峰的主力军,也是重要转手抓手。央企打头阵,互联网大厂积极探索,在两年的时间里,为全行业碳达峰碳中和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今天,小编将以100家企业低碳转型案例入手,解读中国企业低碳转型的方式方法与效果呈现,供大家参考。

  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行业层面,都应该意识到低碳转型与高质量发展并不冲突,两者存在内在一致性。企业也一样,碳中和目标是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罗盘,高质量发展是企业低碳转型的可靠路径。

  中国企业过去40年在规模上的崛起是由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中国所选择的增长模式共同决定的。在新时期实现高质量发展,中国需要全新的经济微观基础,需要大批具有成长性、投资资本收益率很高的企业来促进整个国民经济投资效率的提升。

  高质量发展过程中,中国经济增长的绿色化程度已经显著提升。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虽然继续保持增长,但是增长速度已经大幅度减缓。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0—2010年,能源消费总量以年平9.4%的速度增长,大致对应同期的GDP增长速度;2010—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的年平均增长速度降低到3.3%,显著低于同期的GDP增长速度。能耗强度下降,体现了经济效率提升;经济增速放缓,预示未来发展需要“换马”。

  目前,大量传统企业设立碳中和目标、承诺将消除自身运营碳足迹,宣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据《2022中国企业碳中和贡献力(CCC)研究》报告暨50强榜单数据显示,与2021年相比,今年的榜单中行业分布结构更均匀,碳中和贡献力显著提升。其中,传统及新能源行业比产业链企业贡献力突出,同时东部地区占比优势明显。此外,众多新兴企业凭借低碳解决方案从缝隙中崛起,涌现弯道超车的新势力,如小鹏汽车。想象站在2060回头看,必定又是激荡的四十年。

  《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和《国务院关于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通知》对各阶段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提出了任务和目标 ,也体现了支撑未来40年时间低碳和零碳转型的三大支柱:清洁高效安全的能源体系、绿色低碳循环的经济体系、和谐共生负碳的生态系统。

  能源体系的低碳化路线主要侧重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传统石化能源的清洁高效安全利用,其次就是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构建新能源体系。具体表现为能源生产清洁化、能源消费电气化、能源利用高效化。企业较为热衷的便是“绿电”的交易使用,加速推进企业降碳。《能源碳达峰碳中和标准化提升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立起较为完善、可有力支撑和引领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能源标准体系,能源标准从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标准组织体系进一步完善,能源标准与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良好互动,有效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节能降碳、技术创新、产业链碳减排。

  经济体系绿色转型的主线是生产、流通和消费体系绿色化、资源循环再生化。通过绿色低碳循环的经济体系,即便是石化行业,在下游产品与生产工艺不发生根本变化情况下,也可以利用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与从大气或其他行业捕集 CO2 合成基础化工原料,逐步向生物精炼或“太阳能化工”演化。随着光伏发电成本下降和绿氢储能价值提升,目前行业认为 2050 年左右利用绿氢为原料合成甲醇或其他化工原料将具备成本竞争力(RMI,中国化工零碳之路)。

  中国作为生态文明理念的提出者,在国内已开展诸多生态保护与气候减缓协同并举的成功实践。目前中国人工林面积已居全球第一,并开展了大量的工作以开发自然生态系统的碳汇潜能,也是“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倡导者。具体有增加森林碳汇,提升农业技术,增强土壤固碳能力,利用CCUS等负碳技术。

  实现碳中和,企业需要通过上述三大支柱——能源体系、经济体系和生态系统赋能。根据企业经营活动的能量流和物质流,按照来源、转化、利用和处置四个过程,报告归纳了2021和2020年100家企业所采取的脱碳举措,概括为以下六大路径(简称“六化”)。

  发电部门即是中国当前主要排放源,也是“双碳”目标下的降碳主战场。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签署协议采购绿电(PPA);采购绿色电力证书(REC);安装屋顶光伏等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供电;投资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作为电源。

  2018年以来,苹果公司制定了覆盖全球的1000多座办公楼、零售店、数据中心和分销中心等场所及设施100%使用可再生电力的目标。通过全资开发并持有 ( 约占开发项目的 9%)、参与股权投资 (3%) 等形式建设太阳能、水电、光伏、风能、和沼气燃料电池项目满足价值链电力需求,其余电力需求通过签订长期可再生能源合同 (87%) 满足。2021财年,苹果获得的可再生能源可覆盖90%电力需求,省域缺口则直接采购可再生电力 ( 约占公司总用电负荷 4.5%),并在某些短暂过渡期购入可再生能源证书 (REC)。另外苹果带动供应商共同投资成立中国清洁能源基金,至2021年已经开发134MW 新能源电站。

  基于高确定性的“电力脱碳”趋势,推动能源利用方式电气化,提升电力在终端能源消费占比成为重要的脱碳路径。2020年电力在中国终端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重只有25%,预计在2060年将超过50%。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营运车辆、通勤车辆以及物流运输车队采用新能源车辆;工程机械和车辆采用氢燃料电池或纯电驱动;机场提供地面供电、码头提供岸电,以替代飞机或船只燃料供电;采用电锅炉、热泵技术供热;工业过程电气化改造,例如动力设备由蒸汽驱动改为电力驱动。

  徐工集团探索尝试高效热泵、地源热泵、生物质热电联产等方式,利用新型节能技术和高效节能装备,公司用车逐步实现全面电动化。徐工集团推出针对隧道、地铁及特殊施工工况的新能源工程机械,以及满足城市作业需求的纯电动环卫装备、高空作业车等产品。

  对于航空、航运、长距离公路货运这些难以电气化的领域,需要采用新的零碳燃料——通常是基于生物质、绿氢及氢衍生合成燃料(绿氨、绿色甲醇)。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用生物质废弃物作燃料替代燃煤;用生物质燃油、绿氨、绿色甲醇等绿氢衍生合成燃料替代柴油、煤油(例如 SAF 替代航油);用绿氢、生物质天然气替代传统天然气或煤气做燃料。

  壳牌与罗尔斯罗伊斯等制造商、Lanzatech 和 Vattenfall 等公司以及 AMEX GBT 合作,以增加可持续航空燃料(SAF)在航空领域的使用,并开发用于航运的初始生物燃料组合,预计到2025年每年生产约200万吨可持续航空燃料 (SAF),到2030年,公司全球航空燃料销售额至少占全球航空燃料销售额的10%。壳牌子公司在荷兰建设的氢气工厂电解槽电力由壳牌部分拥有的海上风电场提供,每天可生产多达6万公斤的可再生氢,生产的可再生氢通过管道供应鹿特丹壳牌能源和化工园区,用绿氢取代炼油厂中部分灰色氢气,使得生产的汽油、柴油和喷气燃料等能源产品部分脱碳。

  通过循环经济模式,可以降低多个工业领域过程碳排放和原料隐含碳足迹。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采用回收电池生产电极材料,采用回收金属原料,回收非金属材料,实现“闭环制造”;采用植物基包装,采用植物基染料,采用植物基纤维;采用捕集CO2为原料合成化工原料;采用PET等塑料再生原料;采用矿渣替代熟料或生料;采用绿氢或绿电金属原料;采用绿氢作为原料;采用再生原材料包材;采用植物蛋白原料。

  长城汽车在产品设计初期重视产品的可拆解性和易拆解性,优先选择绿色原材料,并配备先进、高效的拆解设备,研究和使用完善的报废汽车绿色精拆技术,实现报废车材料回收利用率95%及以上,拆解报废汽车年拆解能力1万辆。

  长城汽车已经具备发动机、变速器、前照灯和变速器再制造产业等方面自主再制造工艺。另外,长城汽车构建了完善的电池回收体系,退役电池可通回收网络进行回收,通过湿法冶金提炼出碳酸锂等电极原料,形成回收闭环。

  效率,通常是能源和资源的第一生产力;信息技术与智能化,是提升效率的关键要素。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智能制造提升资源和能源效率,提升生产工艺和成品率;智能绿色建筑提升能效;采用高效数据中心技术;余热回收,冷能回收,能源系统改进提升效率;生产过程节能技改,生产工艺升级提升效率;智能交通提升运输效率;改进产品设计提升产品能效;引导需求减少浪费。

  宁德时代于2020年提出高效率低能耗的极限制造理念,利用人工智能、先进分析和边缘/云计算等技术,预计在三年内实现每组电池生产耗时1.7秒的速度下仅有十亿分之一缺陷率的目标,每年能源消耗可降低10%。2022年,宁德时代将极限制造升级为绿色极限制造,宜宾工厂建成世界上第一家电池零碳工厂,搭建了CFMS智慧厂房管理系统和数字化生产中控管理系统,通过对厂房系统及设备运行数据的自动获取,实现厂房系统安全可靠、高效节能、绿色低碳运行。未来,宁德时代将在全球各大生产基地复制和推广灯塔工厂和零碳工厂经验,助力产业链构建更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助力双碳目标的达成。

  碳移除,尤其是CCUS在工业减排方面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少数可以用于减少水泥、钢铁和化工生产过程排放的技术之一。截止2021年,中国已投运或建设中的CCUS示范项目约为40个,遍布19个省份,捕集源的行业和封存利用的类型呈现多样化分布。

  该路径下,企业典型行动通常包括:CCS:配备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技术;CCU:配备二氧化碳捕集与利用技术,配备二氧化碳回收做耐用材料技术;开展或支持土壤固碳项目;开展或支持森林增汇项目;开展或支持其他NBS方案。

  中国石化于2021年启动我国首个百万吨级CCUS项目:齐鲁石化—胜利油田CCUS项目,投产后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碳100万吨,预计未来15年可实现增产原油296.5万吨。该项目是目前国内最大的CCUS全产业链示范基地和标杆工程,对我国CCUS规模化发展具有重大示范效应,对搭建“人工碳循环”模式、提升我国碳减排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通过归纳100个案例企业的低碳转型行动,按照企业可以控制的运营边界(包含价值链碳排放),企业行动对中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可以同时产生双重作用——减小碳足迹,以及放大碳手印。

< 前一个:低碳行动企业介绍
> 后一个:没有了!
Copyright © 2022 天博·(中国)体育官方入口-天博综合网页版 版权所有    XML地图  天博体育

天博体育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扫码关注公众号